Warning: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-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(output started at D:\wwwroot\ytsgyy\wwwroot\index.php:1) in D:\wwwroot\ytsgyy\wwwroot\inc\common.inc.php on line 7
河滩老湾-新华网澳门金沙注册频道

澳门金沙注册频道 > > 正文

河滩老湾

2017年04月24日 16:50:36 来源: 槐荫区委宣传部

河滩老湾

从济南乘车,沿西二环北行约十分钟路程至黄河南岸,西望那一片蓊蓊郁郁的地方,便是我的家乡了。如今,这一带已划归槐荫区美里湖街道办事处,但当年却是远离城市的乡村,而且有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——月芽河。

黄河西来,几近老城济南时,忽地向北,继而向东向南拐一个大大的胳膊肘子弯,直奔洛口方向去了。远远望去,这段黄河宛如一张巨大的弓,更像一勾弯弯的月芽,“月芽河”便由此得名。

湍急的河水来到这儿变得舒缓起来。金黄的河水把金贮藏于两岸,留下清许的河水。跳过龙门的鱼儿也似乎找到了休养生息的安乐巢,随机把那成千上万的子女放到这儿哺育。伴随着季节的变换,完成了生儿育女重任的黄河鲤鱼们,常常骄傲地把脊翅挺出水面,在黄河的粼粼波光中,演出撼人心魄的“过龙兵”。西来东往的船工们更将此地当作了歇脚养神的理想地。西来的帆船相继落下船帆,任船儿自由漂流;东来的船只顺风扬帆,由几个纤夫随意牵着缆绳缓缓西行。撑篙的船工停了手,或叼上一支烟,或悠闲地踱起了方步;年轻的索性躺在船板上,翘起二郎腿开了腔儿:

哥哥昔日走西口,

今朝心窝窝热烫手。

妹子你有心来相会,

哥我来到了家门口……

微风吹过,嘹亮的信天游被吹向了黄河两岸,吹进了滩区那茁壮的庄稼地。

29068692_1024_副本.jpg

黄河南岸是一片肥得流油的金色滩地。这片地,不论撒上什么种子,那禾苗都铆足了劲地向上长。小麦苗自不必说,单是那玉米、高粱、大豆、谷子等禾苗就够热闹的了——它们各在各的地片,却又各显各的神威。昨天看着嫩芽才刚刚拱破地皮,破土而出;今天已尖角吐叶,稚脸迎人;明天就是绿色覆地,凝碧滴翠了。

仲春的黄河滩是宜人的,伸开了腰肢的农作物全身绿汪汪地,散发着迷人的芳香。朝阳刚刚露出笑脸,便把黄河滩染成了红色。在作物间弥漫着的薄薄的轻雾在万道霞光的辉映下,不断变幻着颜色。生活在童话般仙境中的作物们又开始拔节生长了。

河滩老湾

秋季的黄河滩是醉人的。大片的高粱熟了,晒红了米儿的高粱,正如燃烧着的火焰;金黄的谷子熟了,沉沉的谷穗弯下了腰;芝麻一节节地笑裂了嘴;长长的玉米一个个大得像牛角;还有花生、地瓜、萝卜……

我最喜欢的是大豆。集体收割过后,许多炸开荚的豆粒溜进干裂的地里去。一阵秋雨下过,胖了一圈的豆粒又溜了出来,瞪着眼睛在那里等你。那时,我便常常于放学后,约了同伴,取一罐头瓶子去拾豆粒。回家后把豆粒用盐水泡上,煮熟后,便是当时最美的佳肴了。

大堤南岸,散落着许多村庄,犹如拱围在月芽河旁的繁星。那里边有生我养我的村庄——刘七沟村。说起这个较为独特的村名的由来,确与黄河有关。听村里老人们讲:早年黄河水常常泛滥,漫过低矮的河堤冲向南岸,冲出了无数条深不可测的大沟。我们村内便有六七条。于是早先住在这里的人们便因地取名六七沟。后来,刘姓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人们又将其称作刘七沟了。

河滩老湾

村内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河湾,黄家湾、呼家湾、刘家湾……其中最大最长的一条叫庙沟,从村北直通向村南。村里湾与湾之间相互连接;村与村之间的湾有沟渠贯通着;沟渠之间又有无数的各式各样的桥做牵引:平板桥、拱形桥、青砖桥、石头桥、水泥桥……简直就是水与桥的世界。

家乡的老湾,由于与黄河相衔接,因此水常年不断。而且即使遇到大旱之年,湾水也不见少。于是便有了一些神奇的现象。湾里的鱼、鳖、虾、蟹特别多,特别肥,也特别大。听母亲讲:当年姥爷是捕鱼的高手,曾在邱家老沟的桥下,捕到一条大鲇鱼。这鱼大得在大簸罗里盘一圈,尾巴还露在外面。好心的姥爷,便把大鱼分成若干份,送给左邻右舍吃。

母亲在邱庄长大,她所讲的庄内的邱家老沟,现今早已变成美里湖公园了。只是美里湖水面比过去更大了,鱼儿也更多了。

家乡的面貌在变,但我对家乡的一片赤心却无法改变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家乡的感情是愈来愈浓了。

难忘家乡的河滩地,难忘家乡的芦苇湾……

[ 编辑:张瑞 ]
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

相关稿件

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1011129346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