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金沙注册频道 > > 正文

怀念邹平老家的豆腐:踏踏实实 清清白白

2018年01月02日 10:20:51 来源: 齐鲁晚报

  原标题:豆腐情缘

  作者:王卫东

  前段时间爱人去市里业务培训学习过一周。临行前她从村里集市和镇上新建的农贸市场里购买了各种新鲜蔬菜、鱼、肉、鸡蛋、豆腐等食材,并为我蒸好一锅用公司优质面粉制作而成的手工馒头,这下好了,我吃喝无忧了,下班在家更自由了。那一周,我照例每天早晨起来送孩子上学,然后回家做早饭,多是煮碗面条吃了就匆匆上班。中午时间在公司里吃,下午下班时岳母对我说:“云荣(爱人的名字)不在家,你一个人在家做饭挺麻烦的,就在这儿吃吧,人多热闹,吃饱了早点去接孩子回家。我心里实打实地感受到老人家的那份关心和疼爱。

  爱人准备下的食物,我一人消费得太少。早晨我打开冰箱,拿出豆腐闻到有点酸涩味,用手摸一下有黏糊的感觉,便用清水冲洗多遍,取一小部分切成薄片与葱花爆炒至外表酥黄里嫩,盛出放入盘中,再煮碗筋道爽口的面条配上酥黄脆嫩的豆腐,直吃的唇齿生香,浑身暖意融融,一个人暂时在家的孤独感已被驱使得无影无踪,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过去在奶奶家,同叔叔一起磨豆浆、做豆腐、卖豆腐的场景……叔叔仅大我四岁,初中毕业就不念书了,干过建筑队小工,骑着自行车收过破烂,赶着毛驴车贩卖过大米、西瓜等小本生意。听老人们说过这样的话:“小王驼(我的村名)的豆腐担子,大王驼(我的邻村名)的馍馍(馒头)笎子,邻近庄里都有名。”实际情况也是如此,说明这两样庄户买卖当时都与家家户户有关——乡亲们结束了一年的田间劳动,冬天来了,年关到了。平时手头不富裕的生活在年根前总要好好改善一番,杀鸡宰鹅,下油锅炸菜,豆腐用处多是首选必购之物,以此招待亲戚朋友。勤劳的乡亲们冬天也不闲着,忙活着各自的事情,卑微而又满足。叔叔刚开始准备做豆腐时,爷爷赶集买来崭新的罗布、大铁锅、铁筲、簸箩、手工木秤,精心挑选购买粒大饱满色泽鲜亮的优质黄豆作原料;奶奶在家一针针仔细缝好豆腐包,父亲给叔叔做了两个木制盛豆腐的四方形容器和豆腐梆子。一切准备就绪,叔叔开始做豆腐了。我当时刚上初中,放了寒假便到叔叔家帮忙。我们虽是叔侄,之间却有不少话题可说,算是同龄人吧。

  一开始爷爷推着小铁车载上簸箩倒上黄豆,领着我去村里的磨坊磨豆浆,去的次数多了老板夫妇对我也熟悉了,当着爷爷的面夸我吃苦能干。黄豆磨成原浆只是做豆腐的第一步,奶奶开始在南屋灶台前往大铁锅里填满水,然后拉起沉重古朴的风箱,火苗一阵阵从灶口喷出,映红了奶奶皱纹纵横的脸庞,升腾起的烟雾、热气朦胧中遮盖了老人家的满头白发。叔叔用铁筲把沸腾的开水倒入盛着豆腐原浆的簸箩里,家乡俗称为“点浆”,这个过程非常重要,可以把豆腐原浆中的有害物质除掉,然后再把豆腐浆放入用细罗布做成的布袋内,捆扎好口,最累人也是豆腐制作最关键的一环开始了:只见叔叔赤裸着上身,用清水洗净双手和胳膊,在大铁锅沿上担上两块木板,把豆腐包放在上面,双手用力在柔软鼓涨的豆腐包上揉搓挤压,这样较为纯净的豆浆便一滴滴流入锅中,豆腐包内就只剩下些豆腐残渣了,如此反复多次直到把簸箩里的原浆用力揉完为止,叔叔才能喘口气歇一会儿。奶奶再次拉动风箱,烟尘、热气、豆香气弥漫在整个灶间。奶奶直起腰在饭屋门前站一会儿,用手摩挲一下头发上的灰尘,用瓢舀一碗纯正豆汁,让我喝一口尝尝,那带有微酸的豆香味道,比起现在街头小摊上调制的所谓“纯正、有营养”的豆浆强多了,不知是如今胃肠刁钻难伺候,还是怀念小时单调纯朴的乡村生活?接下来轮到爷爷出场了,他掀起锅盖,从一个小瓮里舀上些“酸汤“”又称之为“老汤”(开始磨豆浆时,有意留取一小部分放在密闭的瓮、缸内,使其发酵变酸,起到卤水点豆腐的作用)倒入大铁锅里,原浆里 的蛋白质受热开始凝固析出,酸汤的点化使豆浆开始变成豆腐脑状。老汤的放入要多少适宜,放多了豆腐就做老了,口感差些,含浆水少,产不出足够的分量,利润自然就少;老汤放少了呢同样问题一大堆,做出的豆腐含浆水多,容易坍塌,不便切割,外表不光滑坑坑点点,卖相不好看只得贱卖处理。爷爷是名农村信用社退休干部,户口在外,一直同叔叔生活在一起。他地里家里的活路样样都干过,一生清廉干净勤快,晚年也不闲着,有时为做豆腐和叔叔还要抬上几句杠,都想拿自己的做豆腐标准和体会去要求和衡量对方,无论怎样争论豆腐脑最终放入四方形的模具中,用沙布包好放上块大青石压紧成型之时,一家人忙碌的身影才算有了歇息的空儿。

   1 2 3 下一页  

[ 编辑:夏莉娟 ]
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

相关稿件

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97141